打印

[连载] 【西幻】奥尔帕特的魔女们(同步更新至十一章)

之十一 啊!魔法之都奥尔帕特(下)
食梦者梅丽尔坐在镇口的矮墙上,又一次喝的醉醺醺的她独自傻笑着,看着那条顺着大路延续的一长串凌乱的营火锁链。
通红的营火,在黑丝绒一般的黑夜里闪动,映照着那些被喜悦包裹,向往着美好未来的人们。
“喧闹、无人入睡的夜晚。”饿着肚子的食梦者端起怀里的酒罐,大口大口地往嘴里灌酒,营地里的说话声,叫喊声,笑声,以及远远近近的歌声,变得越来越朦胧。
“你不用特地背着我喝酒的,梅丽尔。”魔女伊莎贝拉悦耳柔和的清晰笑音突然自矮墙下面传来,惊掉了食梦者手中的甜酒。
“我以为你和那些正在讨论奥尔帕特未来命运的英杰们在一起。”慵懒微醺的食梦者咧嘴笑着,然后身子一歪,大刺刺地从矮墙跌进下面的灌木丛,然后毫发无伤地站起,一边抖落沾在身上的枝叶,一边来到端着满满一罐新酒的魔女面前,故意问道,“这是给我的?”
“我又不会喝。”伊莎贝拉微笑着将酒送到梅丽尔面前,“不懂军事的我在那里我又插不上什么话,不如来陪陪老朋友。”
“我真是感动的要哭了。”梅丽尔并没有真的哭,她与伊莎贝拉的友谊早就过了需要用泪水来升华的层次,她接过挚友送来的酒,大口大口,豪爽地喝了个精光。
“人们似乎要狂欢到很晚。”
“我已经习惯了,光之女每到一个新镇子,都会带来一场狂欢。”梅丽尔将空掉的酒罐随手一丢,然后盘着腿坐到地上,一半是羡慕一半是诉苦,“没办法,待在奥尔帕特的精神支柱身边,我就只好做挨饿的准备。”
“我这不是来了么。”善良贴心的伊莎贝拉说完,就斜躺下来,头枕着梅丽尔的腿,眼睛仰望着繁星闪耀的夜空,一个从内心深处生出来的甜美微笑,在她那清秀温和的脸上绽开,“我该数点什么么?”
“你还记得……”
“难道你已经忘了么?”
“数星星就好了。”食梦者当然没有忘记。
塞尔娜·晨星回到自己帐篷时,女术士艾尔诺拉已经在那里等候多时了。
“军事会议开的还顺利么?”看到她的朋友回来,女术士将桌上的茶杯朝女佣兵那边推了推,“我为你准备的药茶,可以保护你的嗓子。”
“谢谢,但我并没有费太多口舌就说服了他们。”塞尔娜笑着接受了女术士的好意,饮了一口药茶,然后耸耸肩,继续说道,“他们都被两个边境兵团回援和希塞里斯领军随后侵入奥尔帕特的消息吓到了。”
“英格拉姆的确不是那种会老老实实遵守约定的家伙,但这也是我们选择和他做交易的原因。”女术士漫不经心地说道,“聪明人懂得权衡利弊。”
“英格拉姆的军队在侵入奥尔帕特后,行军速度变得十分缓慢,他在等我们和科古恩军战斗的结果,如果我们打的两败俱伤,他会趁虚而入,当然,我们不会斗的两败俱伤。”塞尔娜点点头,轻蔑地一笑,“英格拉姆自己愿意搞武装游行,我们也没资格反对。”
“应该说,这也在我们的计划之中。”女术士的脸上也泛起了让人难以捉摸的笑容。
“我本来想说的委婉一些……但确实就是这样。”塞尔娜放下茶杯,与艾尔诺拉相视一笑,然后她将话题换到了别处,“对了,你看到我的副官哈比拉了么?”
“我也正想问你有没有看到那位好精灵呢。”女术士没有直接回答,但她们两个人笑得更开心了。
塞尔娜和艾尔诺拉问到的那两个小家伙,此刻正坐在营地外面一个大树的树枝上,大声密谋着一个大胆的计划。
“哈比拉不认为这是个好的主意……”鹰身女妖不安地瞧着她身边那位精灵朋友,少见的在树精灵面前露出为难的表情。
“相信我,这个计划万无一失!”信心满满的树精灵拍拍哈比拉的翅膀,示意她放宽心。
哈比拉喜欢和琳恩·飘叶在一起,待在树精灵身边,她的心情就会变好,心里就会喜盈盈的,如同路旁盛开的鲜花。这种感觉原本只有在和塞尔娜在一起的时候才会有,如今,和树精灵一起也有了相似的感觉。
相似,但不相同。
哈比拉将温柔善良的塞尔娜当成了自己的母亲,将美丽活泼树精灵看做了自己的姐姐,憧憬的对象,想着自己有朝一日也能变得和她一样聪慧英勇。
她觉得自己应该听树精灵的话,但这一次她对树精灵这个异想天开的计划实在是没有信心。哪怕飘叶现在正拍着胸脯对她做保证。
“哈比拉是带过不少人上天,但她都是没过多久就把他们丢下去了。我从没试过要带谁飞那么长时间,飞那么高……”
“既然你这么不放心,那我们现在就来试一试。”来了干劲儿的树精灵双手一撑树枝,轻盈地站在了微微晃动的枝桠上面,让哈比拉也赶快行动起来。
在树精灵的一再坚持下,愁眉苦脸的鹰身女妖不得不扇动翅膀飞到她的头顶,鸟爪轻轻放在她的肩上,然后逐渐用力抓紧,拍着翅膀,带着树精灵飞上了天空。
“怎样,我们精灵是不是很轻盈?”虽然两脚悬空的感觉确实有些不适,虽然肩头被鸟爪抓得有些吃痛,但在能够拥抱天空的喜悦面前,这些全都不是问题。
“哈比拉还是很担心……”和开心到忘记自己为了要到天空中来的树精灵不同,鹰身女妖依旧忧心忡忡,她总担心会出问题,到时候要是真的出了什么万一,可就连补救得机会都没有了,就在这时,一段悦耳的歌声在她的耳畔回响起来,随着动听的精灵歌声响起,哈比拉那颗高悬的心缓缓落了下来……
“飞高一些,哈比拉。”繁星之女哼唱着曼妙空灵的精灵歌谣,为她的伙伴带来平静与勇气“再飞高一些,哈比拉,让我们将歌声带到那繁星之中……。”
一阵夜风掠过,裹走了一段回荡在空中的歌声,这段如银铃般悦耳的精灵歌谣欢快地打着旋,落在不远的山坡上,钻进正蜷在那里休息的红龙耳朵里。
被歌声唤醒的德拉贡妮娅睁开眼,没费多少事就找到了歌声的来源,她眯着眼看了一会,竖起耳朵听了一阵,然后就没了兴趣,继续埋着脑袋睡下了。
她曾经有那么一瞬间,想要腾空而起,以巨龙之姿在那两个不知天高地厚,在天上嬉闹撒野的小家伙面前现身,让她们知道自己在统治天空的王者面前有多么的渺小,但她马上打消了这无聊的想法,如果吓到了她们,不!她一定会吓到她们,到时候,那个唱歌很好听的尖耳朵要是掉下去的话,她还得费心去营救。
太麻烦了……
同样觉得麻烦的,还有半猫女刺客。
她被蒙上眼睛请上一辆马车,一路颠簸着在领都里绕着圈子,最后驶进了领主府。
要见半猫女的人——“智囊”塔德费劲了心机,不想让半猫女知道她去了哪里,也不想让玲珑塔上的那个人知道他请了女杀手。
蒙眼布被取下后,她发现自己被带到了一间漆黑的小屋子里,她的猫眼刚刚适应这黑暗的环境,前方就传来了打火石的碰撞声,随后,一根烛台被点燃,在三簇烛火的映照下,戴着兜帽的塔德出现在半猫女面前。
“海杰拉尔之影……”塔德稍稍抬起头,看着半猫女,他的脸庞随着烛火的晃动忽明忽暗,“必须承认,我一开始以为坐在我面前的会是来自艾泽梅的刺客。”
“如果他们不招惹她,你会等到他们。”女杀手低下头,看了看自己腰间那把仍沾着斑斑血迹的匕首。
“我在等最好的那个,无论他来自艾泽梅还是来自海杰拉尔。”塔德一边说着,一边从怀里掏出一张写着一串名字的纸,“细索皮克和影弓普莱卡被你杀死在黄昏巷。”
半猫女现在知道了那个死在自己猫尾下的杀手的名字,也知道了那个伤到自己的杀手名字。
“之后,在尖角帽酒馆的后巷,你又取走了三名刺客的命……”
半猫女点点头,她的记忆随着塔德再次念出那三个人的名字,而一并跟着回到了那场发生在后巷的厮杀中……
从尖角帽酒馆离开后,她故意走去后巷,果然,一直埋伏在酒吧附近的三名刺客也跟了过去,先一步在后巷布置了伏击点。而半猫杀手则毫无防备的进入了后巷,看来是步入了他们的圈套。
“猫步嘉儿”最先发难,她从屋檐上跳下来,在离价值一千金币的半猫女背后不到五步远的地方落下,然后迅速无声地接近,她的速度飞快,无愧于她“猫步”的称呼,没有人能够在被她从背后割断喉咙前听到她的脚步声。
没有人!
但猫可以!
“猫步嘉儿”毕竟没有真正的猫步,更何况那还是一只早有准备的猫。
在嘉儿冲出第一步的同时,半猫女迅速转过身,面对着她那张惊讶的脸和临时改为刺击的匕首,左手抓住她握着匕首的手腕,用力一扭,将对方的攻势化解,然后右手接住从嘉儿手中掉落的匕首,快速向前一步,用匕首猛刺对手的肋下,接着松开钳着嘉儿手腕的手,以奇快的速度闪到她的背后,趁她双手开始捂向自己伤口的功夫,一脚踢中她膝盖后面的部分,用锋利的猫爪毁掉了嘉儿的猫步,是她无力地跪在地上,最后,真正的猫刺客将匕首对准她的后脖颈,狠狠刺了进去。
“猫步嘉儿”死尸轰然倒在血泊之中,而迅速搞定的这一切的半猫女身上甚至没有沾到一滴血。
屋檐上另外两名目睹了这一切的刺客本来有时间出手营救,但作为伏击者的他们却突然遭到了伏击!
之前在尖角帽酒馆帮了半猫女,并与她结成同盟的神秘女从两名杀手身后跃出,在空中就抽出她的兵器——一柄只有单面开刃,比匕首稍长,比短剑要短的奇怪小刀。
从没料到有人会从自己的背后发起攻击,当“狼骨”布兰顿听到身后发出声音才转过身来时,神秘女那闪着寒光的小刀已经到了他的眼前,要不是一旁的“巧手”比尔及时推了他一把,他早已命丧当场了。虽然暂时躲开了致命的一击,但他的肩膀还是被小刀砍中,鲜血直流。
没等两人从猝然受袭的惊惶中恢复过来,落在房檐上的神秘女又是一击横斩,逼得他们再也无法在房檐上立足,只得跳进了巷子里。
局势变成了二对二,无路可退的布兰顿和比尔抽出短剑背靠着背,站成防御姿势,分别面对着手持匕首的半猫女和握着奇怪短刀的神秘女。
“你会后悔插手此事的!”肩膀手上的布兰顿怒吼着,以此来为自己壮胆。
半猫女和神秘女不需要为自己壮胆,初次合作的她们分别相中一个对手,从两边同时发动了攻击!
战斗在短短几秒钟的时间内便结束了。
半猫女优雅地侧身,躲开了短剑的刺击,然后她的手腕精妙地一转,割开了比尔握剑的手腕,再向前一步,冲到对面布兰顿的下面,匕首向上一次,从他的下巴一直穿进脑袋。
再另一边,神秘女同样快速前冲,用短刀格挡住比尔的短剑,然后刀刃顺着剑锋向前,划出一道火花,接着一旋一斩,斩断了比尔持剑的手,和半猫女一样,从另外一侧来到布兰顿面前,双手握刀,向前一划,让对手的内脏流了一地。
“他们是自取灭亡。”从记忆中回到现实的半猫女少见的露出了笑容,她得意不是因为塔德对她杀人手法的称赞,而是她通过塔德的描述了解到了一个有价值的信息,他并不知道神秘女的存在。
所以,他现在在房子附近布置的人手才会不断的消失……
想到这里,半猫女脸上的笑容更加明显了。
“我这里有一份委托。”还不知道外面正在进行着一场冷血屠杀的塔德将一卷密封的羊皮纸推到半猫女面前。“至于酬劳,我保证令你满意。”
“她相信你会。”半猫女打开羊皮纸,看了眼上面的名字,脸上的笑容变得让人难以捉摸,然后冷血的女杀手抬起头,话语中带着一丝戏谑的歉意,“但在这之前,她先接到了一个委托,有雇主托她向你转达一份谢意。”
“谢意,什么谢意?!”听到谢意,塔德反射性的警觉起来,但是一切已经晚了……
“很有趣的游戏,但已经到了结束的时候。”半猫女传达完消息后,就割断了塔德的脖子。

TOP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1-1-21 18:36